欢迎书友访问丫丫读书

丫丫读书

第 2 章

作品:绝命毒医  |  分类:都市言情  |  作者:慕小痕

    天色刚亮,唐拾买回早餐放在家里。

    出门来到相隔一条马路的医院,他既然答应宁老爷子负责宁凝身体调理,就要为此负责到底。

    来到十七楼的特诊病房,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音。打开房门便看到宁凝穿着病号服,精神干练,她的对面站着一男一女,身穿西装,手里拿着蓝颜色的文件夹,正在详细又有调理的做报告。

    宁凝听到助理的报告,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合上递给助理:“关于收购玉屏村的谈判,等我出院以后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男助理接过文件,恭敬地应下。

    女助理将文件递到她的手中,说道:“这是旗下酒店最近的营收,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宁凝打开文件,就看到唐拾走了进来,眉头不由得皱起,却什么也没有说,专注的看着文件内容。

    唐拾两步走到她面前,一把拿起文件,扔给了不远处的女助理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!”宁凝没想到他会拿走自己的东西,生气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想活着,就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。”唐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拼命的女人,才刚刚从阎王殿里回来,竟然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轮不到你管!”宁凝瞪他一眼,满脸嫌弃,“不要以为救了我,我就会感激你。我花了钱,买了服务,咱们各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吓唬你,如果再坚持一分钟,保证你会晕倒在他们面前,信不信?”唐拾靠在旁边的柜子上,抱着手臂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凝想起第一次见到他,他所说的话,犹豫了片刻,反驳道:“谁信你的鬼话!”

    她不再理会唐拾,对着助理伸手: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助理还是有点担心她的身体,劝道:“总裁,你今天才刚刚好转一点,还是再缓缓吧,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他废话,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,把文件给我。”宁凝再次催促。

    助理无奈的将文件递了出去,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,眼睛里都很担心。

    唐拾站在一旁,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,静静地等待着一分钟的到来。

    宁凝无视他的存在,专心的看着文件内容,完全没有将唐拾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一分钟时间到达,她还在继续看着文件,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得意的笑容,伸手将文件递给女助理:“我已经签了字,回去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,身体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床上,四周之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总裁……”两位助理见状,震惊的上前,却被唐拾伸手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负责为她调理,你们要想为她考虑,最近有什么问题都不要来找她,能处理就处理,不能处理就去找宁老爷子。”唐拾将接下来的事情一一吩咐。

    两位助理注视着他,看着他小小的年纪,“你……你行吗?”

    唐拾反问:“如果不是我救了她,她会理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会……”女助理忙着摇头,他们对宁凝非常了解,她是一个非常高傲的女人,不会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在一个不相干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,我要为她调理身体。”唐拾将他们赶走,来到宁凝的面前,见到她紧蹙着眉头,淡淡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听得见,既然你落在我的手里,那么就得听从我的安排!”

    宁凝能听得到他说的话,只是身体极为虚弱,整个身体仿佛只剩下听力还完好无损,想睁开眼睛,却感觉眼皮沉重不堪。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感到无比敏感,身边的每一个动静都让她精神紧绷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不可控的时候,不管是自己的学习,爱好,时间,工作等等一切都在他的控制范围以内,从来没有出现过意外,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感到不适。

    唐拾才从抽屉里拿出针灸,开始为她针灸。他的动作很快,先是在额头,接着是顺着穴位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宁凝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注入自己的身体,在针头插入自己身体的时候,先是一股疼痛,然后是一点点的暖意,既是有点难受,又有点舒服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忍受,紧紧地咬着下唇。但着唐拾一阵一阵的扎下,她再也忍不住的呻吟出声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地呜咽声,带着十足的委屈,唐拾的动作都跟着一怔。抬起头才发现她眉头皱的更紧,忍受的很辛苦。

    他对这套针法最为了解,一般人都会承受不住的呻吟,可她却强忍着,还真没见过这般倔的女人。他说道:“这里没有外人,你的助理都走了,要是忍不住,便叫!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试试!”宁凝难堪不已,她要不是不能动,恨不得给他一刀,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“能说话了?”唐拾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宁凝微微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可以说话,可眼睛还是睁不开,身体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需要的是静下心来休息,就这么躺着睡一会儿,其他器官会慢慢恢复工作。”唐拾秉承医者之心,好言相劝,顺势将她身上的银针全部拔走。

    宁凝眼前漆黑一片,身体虚弱不堪,想动一下都非常的困难。她没有将唐拾的话放在心上,这么躺着对她来说就是在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她发现四周没了声音,轻声询问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来一个人!”

    唐拾看着她略显焦急的模样,轻嗤反问:“我说的话都是放屁吗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在搞什么鬼?”宁凝愤怒道。

    他很是无语,不想再和她多费口舌,淡淡的说道:“你就继续这样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宁凝不想理会他,动了动身体,忽然觉得身体有了感知,她才不会顺从一个臭小子的话。

    不就是看不到吗?她一样可以支配自己,从来没有什么事可以打败她!

    她用了全部的力气翻身,身体却用力太大,身体一空,她掉下去了!

    就在她震惊之际,忽然落进了一个人的怀抱。